頂格處罰10萬!《安全生產法》實施后開出首例罰單

1評論 2021-09-10 11:35:13

  近日,千呼萬喚的強制性安全生產責任保險終于落地。自9月1日起,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以下簡稱《安全生產法》)開始實施,對于包括礦山、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交通運輸、建筑施工等在內的八大高危行業的生產經營單位,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以下簡稱“安責險”)成為“必選項”。

  業內人士認為,《安全生產法》的實施,意味著從事高危行業的企業投保安責險從政策指引上升到法律規范的最高層面,成為一項強制性商業保險。這更有利于保險公司走進生產企業、融入實體經濟,與企業一道落實安全生產主體責任,助力國家打通安全生產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最后一公里”。

  全國首張罰單產生

  所謂安全生產責任保險,是保險機構對投保的生產經營單位發生的生產安全事故造成的人員傷亡和有關經濟損失等予以賠償,并且為投保的生產經營單位提供事故預防服務的商業保險。

  今年6月,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了關于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安全生產法》的決定,該決定于2021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根據《安全生產法》規定,屬于國家規定的高危行業、領域的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高危行業、領域的生產經營單位未按照國家規定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的,責令限期改正,處5萬元以上10萬元以下的罰款;逾期未改正的,處10萬元以上20萬元以下的罰款。

  強制投保安責險立法可謂立竿見影。據《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在9月1日《安全生產法》正式實施當日,浙江溫州蒼南縣應急管理監察大隊就對高危行業礦山采掘企業進行執法檢查,并發現浙江某礦建有限公司和溫州某建設有限公司兩家企業均未按照國家規定投保安責險。9月2日,蒼南縣應急局案審會研究決定對兩家公司各處以10萬元的頂格行政處罰,現正在履行有關程序。這是《安全生產法》實施后全國首例處罰案件。

  梳理安責險的發展脈絡,記者發現,隨著安全生產需求的提升,該險種的保障功能也在不斷強化。從2005年推出安全生產風險抵押金制度后,由于存在諸多問題,2014年版《安全生產法》開始鼓勵企業投保安責險。2016年,我國首次提出高危行業、領域強制實施安責險。2018年實施的《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實施辦法》,明確提出高危行業、領域的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投保安責險。今年9月,立法規定高危行業未投保安責險將被處罰。

  對此,中國人壽(行情601628,診股)財險相關負責人認為,《安全生產法》以及安責險相關監管規定加快了安責險發展進程,不僅可以激勵保險業積極發揮風險保障作用,更促進了事故預防服務的深入開展。保險機構應調整自身核心服務能力體系和利益格局,在產融協同中實現相關業務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

  事故預防將風控前置

  在強制實施安責險之前,很多生產經營單位都投保了工傷保險、雇主責任險、公眾責任險、承運人責任險、意外傷害險等險種。這些險種與安責險的保障范圍有重復和交叉,那么安責險有什么不同之處呢?

  據《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安責險的保障范圍不僅包括企業從業人員,還包括第三者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以及相關救援救護、事故鑒定和法律訴訟等費用。相較而言,工傷保險則是一種強制性的社會保險,雇主責任險、公眾責任險、意外傷害險等是普通的商業保險,保障范圍均不及安責險,并且缺乏事故預防功能。

  事實上,事故預防是安責險的一項必備且需要不斷強化的功能。一位保險業內人士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隨著保險公司逐步回歸保險保障主航道,先前重保費規模、重市場份額、輕經營盈利的粗放理念逐漸被摒棄。重視風險事前預防,降低風險事故發生概率的精細化經營,在安責險服務上得到越來越充分的體現!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越來越多的保險公司為投保安責險的企業提供事故預防服務,幫助其查找風險隱患,提高安全管理水平。以中國人壽財險為例,該公司構建了安全生產智能預防體系(CIRS),采用數字化工具手段,以安全生產事故成因中占80%以上的“人的不安全行為”為切入點,通過“以人為本”的事故預防理念把生產安全隱患消滅在源頭。

  截至目前,中國人壽財險事故預防服務試點范圍已擴展到全國9個省份的22個地市(區),涵蓋石油、化工、焦化、電力、造紙、紡織、化纖等15個行業。僅在山東省濰坊市昌樂縣,事故預防服務覆蓋的經營主體就超過1萬家,參與企業工傷事故發生率年均降幅超過25%,安全生產行政處罰年均降幅達到70%,排查、整改各類隱患3萬余條。

  安責險普及面臨挑戰

  立法對于安責險實現廣覆蓋確實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無論從參保企業的意識轉變,還是產品設計與技術完善的角度來看,安責險普及還面臨很多挑戰。

  “在實際事故處理中,我們深有體會,目前我國安全生產保障體系還不完善,一些事故發生后容易引發社會矛盾,有些企業將受傷職工往醫院一撂,連治療費都不及時支付;有些單位無力支付賠償或逃避賠償! 一位保險業內人士坦言,在這種情況下,保險賠償能夠為傷殘者和遇難者家屬以及遭受損失的單位提供必要的補償。

  雖然如此,安責險實行起來卻并不容易。湖北省應急管理廳規劃財務處一級主任科員石志國告訴記者,目前存在的主要問題是企業投保積極性不高,不能從安責險的事前預防、保障雇員權益的角度來看待并接受安責險,甚至有的企業認為,投保安責險是額外增加企業的負擔,沒有完全領會國家推行安責險的實際意義。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全國積極推廣安責險的過程中,技術服務是極其重要的一環,也是安責險能夠順利落地的重要保障之一。當前已有省份將安責險數據與安全監管數據有效融合,但還沒能實現對數據庫平臺的建設及數據的有效分析。在線投保、評價監督、數據融合、資源共享,特別是安全生產風險的大數據模型與預測還有待開發。保險業與相關政務信息平臺的數據互聯互通機制也需要進一步打通。

  除此之外,自然災害和事故災難“點多面廣”,各生產行業特點不同,安責險浮動費率還不夠精確,這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保險公司通過費率機制引導生產經營單位查找安全生產隱患,實施聯合懲戒措施。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財產保險產品自主注冊平臺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8月底,保險公司在售的安責險產品達1686個,2019年8月以來新增在售安責險產品538個。而針對新修訂的《安全生產法》要求,各險企可能會對這些安責險產品進行換代升級,以適應現代企業對于安全生產的多樣化需求。

  壟斷亂象悄然滋生

  有業內專家預測,由于《安全生產法》的修訂,安責險保費總量或將迎來井噴,由目前年保費收入300億元左右邁入千億元門檻。

  不過,正當一眾相關業務經營主體歡呼雀躍之時,行業“獨家代理”壟斷亂象也在悄然發生。

  據媒體報道,近日,寧夏石嘴山市多家企業向國務院第八次大督查第十六督查組反映,在當地購買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只能通過江泰保險經紀公司寧夏分公司,否則到應急管理部門窗口辦理不了安全生產許可證。無奈之下,企業被迫花錢買省心。

  經調查,石嘴山市政府在向督查組的反饋中承認,企業和群眾反映的“石嘴山市政務大廳應急管理窗口在受理安全生產許可有關事項時,要求企業提供購買江泰保險經紀股份有限公司寧夏分公司的安責險產品,對購買其他經紀公司的產品不予受理”以及江泰寧夏分公司有關經營行為涉嫌壟斷的情況屬實。

  針對上述問題,當地政府已經責成石嘴山市應急管理局立即解決江泰寧夏分公司獨家代辦安責險的問題,按照公平公正、有效競爭原則引進其他經紀公司參與,堅決打破壟斷經營現象。

  《金融時報》記者注意到,上述事件并非安責險涉嫌壟斷的首個案例。

  今年1月,安徽省市場監管局公示了一則關于亳州市保險行業協會組織本行業經營者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案行政處罰決定書。該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亳州市保險行業協會因在推行安責險過程中組織本行業經營者達成并實施壟斷協議,被罰款20萬元。

  一位從事安責險工作的資深人士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安責險歸根結底是由企業繳納費用的商業保險,無論是從事高危行業的企業還是其他企業作為投保人,都有權自主選擇有經營資質的保險公司進行投保。因此,各地行政部門和行業協會在推廣實施過程中必須堅守“市場運作”原則,遵循市場經濟運行規律進行“政府引導”,鼓勵保險主體積極參與、支持各保險主體通過市場化方式確定保險費率,從而維護安責險市場公平化、自由化、法制化競爭。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戴夢希(責任編輯:戴海東 RF10330)

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精彩推薦
健康險風光無兩卻暗礁重重 險企如何清除礁石掘金萬億市場

2021-09-20 11:49:13來源:北京商報

更多>>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
理財產品快速查詢
特黄特色三级在线看视